首页 >> 旅游规划

河南被顶替上大学者:我为啥为个“破学校”去折腾

2019-08-12  来源:通化旅游网 1
【导读】河南被顶替上大学者:我为啥为个“破学校”去折腾如果不是去贷款被拒,就不会发现自己当年根本不是落榜,而是考上了周口职业技术学院而被人冒名顶

河南被顶替上大学者:我为啥为个“破学校”去折腾

如果不是去贷款被拒,就不会发现自己当年根本不是落榜,而是考上了周口职业技术学院而被人冒名顶替。如果不是和事发学校、顶替者家人沟通注销学籍无果,王娜娜也不会想到找媒体求助。2月27日,在媒体曝光后的第四天,周口职业技术学院正式承认“王娜娜被冒名顶替事实成立”,并注销了假王娜娜的学历信息。  寻找冒名顶替者

河南被顶替上大学者:我为啥为个“破学校”去折腾

,追查当年的学籍信息,前后跑了八趟周口,33岁的王娜娜虽然坚信“正义迟早会来”,但她没想到的是,最终不得不以这种满城皆知的方式来揭穿真相。  “一个破学校,你还折腾个啥”  北青报:你知道了冒名顶替者学籍被注销的事了吗?  王娜娜:第一时间就知道了,晚上从看到的。我当时没说话,我老公就只说了一句话,终于有结果了,行了别管了,睡觉吧。但是我睡不着,到现在一直在失眠。一方面觉得(我的)生活终于要回归正常了。但我又担心,那个假王娜娜,她的工作会不会丢,她还能不能当老师。  北青报:为自己正名,不就是你期待的结果吗?  王娜娜:我的初衷,其实只是希望她能够注销学籍,不要影响我以后的生活。我不想世上还有另外一个王娜娜用我的身份生活。所以,我一开始找到她,跟她沟通,都是这一个诉求,包括她父亲说想给我八万块了结,我也说叔叔,我的诉求是注销你女儿盗用的身份以及学历信息。  北青报:对方当时不同意是吗?  王娜娜:是的,他说那他女儿就没有办法当老师了。后来,跟着她爸爸一起来的人说了句,你折腾到联合国我们也不怕,还是要到周口管。我说那现在是法治社会,我反映上去了自然有人管。也许,他们觉得已经要给我钱了,认为我不依不饶,而没有想过,我只想过一个清净的生活。  所以虽然当时生气他们的态度,但我不会记恨的。我有(假)王娜娜的号,知道她是个老师,也有自己的孩子和生活,但为这事跟她沟通的时候,她说的话却让我伤心。  北青报:什么话呢?  王娜娜:她说一个破学校,你折腾这么多次有意思吗,你随便折腾。一个破学校你有什么折腾的,又不是清华北大这些名牌,你要是上了这个学校,你也当了不教师。我忘不了这些话,其实我们只有过简单的几次沟通,不超过三次。  作为同龄人,在我的价值观里,你错了就是错了。而我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小市民,没有任何背景,难道就不能讲道理,为自己正常的生活去讨回公道?难道我就该以自己的生活去成全另一个窃取他人上学机会的人?所以,沟通无效就维权吧。  “当年没白瞎我妈卖猪仔的钱”  北青报:你说你的维权过程一直都不顺利?  王娜娜:是的,我除了工作,还带两个孩子,精力有限。2015年,我去银行申请贷款,显示个人资料不实,说我明明上的大专,资料却显示高中学历。我就决定去查到底咋回事。后来我就上了那个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,那上面有我的资料,名字也是“王娜娜”,身份证号、准考证号都一样,学校写的是周口职业技术学院毕业,大专学历,只有照片不同,上面的人不是我。  我当年交学费的钱,都是我妈卖猪的钱,家里对我寄予的希望最大,我最后却学业无成。我得对得住我妈,我当年并没有不争气,没有白瞎她的猪仔钱。  北青报:你去找过哪些部门了?他们怎么答复的?  王娜娜:从去年10月份开始,我妈妈陪着我一起,去我当年高考所在地沈丘县教体局、周口市教育局以及周口职业技术学院。我们自己去找的时候,沈丘县教体局答复沈丘县招生办数据只能查到2007年,还是得去找周口职业技术学院。周口市招生办说,招录环节没问题。周口职业技术学院说,真假难以确定。调查这事的去问学校,学校说当年主管的人调离了,而且假如真是顶替的,学校也没权力注销,只能递交报告给省教育厅,等待进一步核查信息。  北青报:后来派出所说顶替者伪造了身份信息,入学后改名?  王娜娜:对,这个我之前也不知道,她以前姓张,改名发生在2004年的5月,也就是说在顶替我入学9个月后,她改成了我的名字,然后就一直叫王娜娜了。  北青报:你是怎么找到假王娜娜本人的?  王娜娜:都是周口人嘛,托人找到了她的联系方式。我给她发了条短信,说“我是王娜娜本人,你怎么上的大学?”对方没回复我,后来我直接打,她说她不是(假王娜娜)。我再找学校的人,再问她的联系方式,结果给我的还是我联系过的那个(号),这次帮忙的人还帮我拿到了她的号。  年少时的梦想是当英语老师  北青报:你当年录取通知书迟迟不来,就没有想过找学校吗?  王娜娜:我那年大概等到了11月,录取通知书还是没来,我就想去外面打工了。那时候也傻,农村娃,也不知道找谁问。  北青报:这么多年,你都在做什么?  王娜娜:当年高考是2003年嘛,去南方打工后在工厂不适应,那年过年就留在河南了。那时候各种电脑培训学校很流行,我就报了一个一年的培训班学习平面设计。2005年在郑州上班,一个打字复印接小广告的夫妻店,每个月300元。我在那儿干到2006年才去一个正规点的小公司,工资涨到了800元。2007年10月我结婚,老公是洛阳人,于是2008年后我就去了洛阳。  北青报:现在的广告店是你的吗?  王娜娜:是我老公一个姐姐的,但是一直都是我们夫妻打理。我十几年前受我的老师影响,一直想当一个被学生喜欢的英语老师,如果没有这件事(被顶替上学),也许现在当老师的可能是我吧。  “我不想影响她的正常生活”  北青报:你知不知道罗彩霞?  王娜娜:知道(情绪激动),我从第一天见了那个,她就告诉我,2009年有个女孩叫罗彩霞,发现身份证被盗用,无法毕业。我还知道,罗彩霞现在也是个,有个央视告诉了我她的,她安慰了我。  只是,我没有她那么幸运。她至少又凭自己的努力上了大学,还做了。可惜了,我本来也应该是个大学生,却整整十二年什么都不知道。十二年,我已经从一个女孩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了。  北青报:听说你不愿公布假王娜娜的照片和录音?  王娜娜:是,她也是个母亲,我也是个母亲,现在络舆论这么厉害,一旦把她的照片啥的公布了,也许她都无法正常生活了。我并不愿意看到这一幕。但这和我要争取我的正常生活是两回事。  北青报:现在你被冒名顶替的事真相大白了,你周围人什么反应?  王娜娜:同情我的居多,很多客户给我打,支持我,也有让我注意安全的,反正都是关心我。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有段时间很痛苦,但现在想开了,无论干什么都会有遗憾,但我现在活得不迷茫,早上起来知道一天干什么,晚上能看到孩子老公在身边。  北青报:现在的最新调查结果你满意吗?  王娜娜:事情到现在,已经算是给了我一个初步的交代了,我会等这件事的调查结果,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。文/本报 王晓芳

已同步至杨海威的微博


友情链接